首      頁

法師開示

佛教故事

幸福人生

在線共修

經咒學習

大寶法王

道證法師

凈土法門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佛教儀軌

佛友商訊

電 子 書

 

大安法師

法宣法師

星云法師

 

素食護生

佛教問答

世間百態

熱點專題

戒殺放生

慧律法師

凈界法師

圣嚴法師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法師介紹

佛教寺廟

佛教新聞

戒除邪淫

慈誠羅珠

寂靜法師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積德改命

精進念佛

深信因果

消除業障

學佛感應

益西彭措

達真堪布

證嚴法師


首頁 -->居士文章

 于凌波居士:揭秘中國藏傳佛教傳入美國之經過


   日期:2021/8/16 21:41:00     下載DOC文檔         微博、微信、支付寶分享

揭秘中國藏傳佛教傳入美國之經過

于凌波

中國大乘佛教中的西藏密教,如今在美國頗為盛行,但這是一九六○年以后的事。一九六○年以前,美國幾乎沒有西藏喇嘛。一九五九年西藏達賴喇嘛逃亡印度之后,大批西藏喇嘛、學者隨著達賴到了印度,其中有許多位輾轉到了美國,使美國的藏傳佛教開始興盛起來。不過最早到美國弘傳密教的,不是西藏的喇嘛,而是蒙古的喇嘛。以后才有西藏喇嘛抵達美國。茲介紹幾位影響較大的喇嘛如下:

(一)旺格格西

早在一九五五年,屬于西藏佛教格魯派的蒙古僧侶旺格格西,應邀到美國弘法。他初到美國之際,在哥倫比亞大學及華盛頓大學教授蒙文及藏文。一九五八年他在新澤西州創立了第一所“美國喇嘛教寺院”。這是美國第一所藏傳佛教寺院。他教授學生的方法,認為必須刻苦研究經典,認真修習禪定,才能自身體悟。一九七○年,他與其教授過的學生們,在麻省創立了“美國佛學研究所”,從事學術性的佛學研究。他們把藏系經典譯成英文,并編輯出《解脫門》(The Door of Liberation)一書,在美國出版,影響甚廣。他是最早到美國弘傳格魯派密教的人,他的弟子很多,其中像索巴教授、霍普金斯教授、瑟曼教授等,分別在美國各大學任教。

(二)仲巴活佛

另一位在美國具有極大影響力的喇嘛,是噶舉派的仲巴活佛(Chogyam Trungpa)。仲巴于一九三九年出生在西藏,一歲多時被發現是第十一世仲巴·土爾庫活佛轉世,從此被精心培育,受到嚴格的訓練。及至年長,獲博士學位(Khenpo,類似于西方的神學博士),從噶舉派領袖卡馬巴受具足戒,并成為舍曼寺住持。一九五九年他隨著達賴喇嘛逃亡到印度,達賴任命他為“少年喇嘛育幼院”顧問。在印度流亡了四年,一九六三年申請到了一項獎學金,到英國牛津大學深造,在牛津他研究比較宗教學、心理學和西方文化?鄬W四年,于一九六七年在蘇格蘭成立了一處坐禪中心。三年之后,一九七○年他到了美國。

抵美之后,他在維爾蒙特州北部的青山(Green Mountains),創立“虎尾坐禪中心”(Tail of the Tager Maditation),由此使他聲名大噪。以后又陸續在科羅拉多州寶爾多(Boulder)創立Karma Dzong坐禪中心。這個中心規模龐大,一部分在城中區,作為坐禪、辦公及住宿之用,另一部分在Fort Collins山區,占地三百多英畝,名稱叫“落基山佛法中心”(TheRocky MountainDharma Center)。他以這兩個坐禪中心為基礎,繼續向外發展,以后在紐約、柏克萊等許多地方都創立坐禪中心。而以“金剛界”組織為領導中心。他還主持著一個“那難陀基金會”,這是一個宗教教育機構。他的著述極多,流通極廣,被美國人稱之為“寶貴的教師”。他于一九八七年在加拿大去世。

(三)塔尚土爾庫

還有一位塔尚土爾庫(TathangTulku)喇嘛,他是西藏東部人,出生于索巴(sogpo)家族,他的父親索巴土庫,是當地極負盛名的喇嘛,精通醫藥和天文,為人治病與解決疑難,很受人尊敬。塔尚自幼受他父親教誨,熟悉佛教儀式。七歲入“塔尚學院”,受正規的佛學教育?鄬W七年,十四歲時已具備了語文、哲學、文化、音樂等方面的基礎。以后又以十三年的時間,先后隨二十五位喇嘛學習打坐、其它專業訓練以及藏傳佛教各派理論。以后他又專攻寧瑪派(Nyangmapa)的經典禪定,因而繼承了寧瑪派的法統。

一九五九年他一家人離開西藏,經不丹、印度、到達錫金,流亡期間,他仍然日夜研讀經典。一九六二年,印度政府要求西藏各宗派都派遣一名喇嘛,到印度梵文大學任教。在梵文大學任教六年,一九六八年全家來到美國,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校園旁的山坡上,設立了一處專為美國人而設的坐禪中心,叫做“西藏寧瑪坐禪中心”,開始傳教。柏克萊是個大學城,逐漸的許多大學生對西藏文化及宗教發生興趣,使他的弟子日多,名聲越來越大。十年之后,他主持的機構擴充到七處,其名稱是:西藏寧瑪坐禪中心、寧瑪佛學院、佛法出版社、西藏救濟基金會、寧瑪鄉下中心、甘珠與丹珠印經計劃、寧瑪中心。最后這一處寧瑪中心,成立于一九七七年,它是各地寧瑪機構的總管理處。

(四)DB法王嘉瑪巴

DB法王,是西藏喇嘛在美國地位最尊貴者。西藏密教分紅、黃、花、白等派,紅教最早,黃教領袖為政教合一的領袖,即前藏的達賴和后藏的班禪。而紅、白、花等為純宗教,不兼管政務。

白教又名噶舉派,是西藏圣者帝洛巴(988~1069年)所創立,經過洛巴、瑪爾巴、密勒日巴和甘波巴等大師師徒間輾轉傳授,傳到嘉瑪巴,是第十六世的DB法王。

嘉瑪巴于一九二三年出生于西藏東部,他是第十五世DB法王加巴多杰轉世,自幼就顯出驚人的自然觀照能力,接受了傳統的DB法王全部的禪定訓練,一九三一年舉行了DB法王的坐床大典,以后從巴爾寺的杜活佛以及族普寺的;罘鸾邮芸谑诘膫鞒。在十三歲時接受更高的教理訓練和受持具足戒。

一九五九年三月,當達賴喇嘛逃亡印度時,DB法王也在一百名義勇隊員、六十個喇嘛及一般僧侶的護衛下,攜著圣像法器,經過不丹到了錫金,在錫金首都附近惹姆特克地方,興建了隆德寺——一間研究教理和修習禪定的中心。

一九七一年,DB法王到美國弘法,想在美國興建道場。最初沈家禎居士供養法王了一大片土地——位于紐約上州博南郡肯特鎮莊嚴寺附近,那是沈居士五百多英畝私有土地中的一部分,后以因緣未具,乃在紐約郊區Woodstock鎮的小山上,在沈家禎居士的資助下,建了一處道場。法王在美國弘化事畢,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八日圓寂。

現在美國及南美洲,有DB法王系統下的道場(修持中心)三十五處,臺灣的貢噶精舍,也是法王系統下的道場,F在駐錫紐約Woodstock鎮道場的,是堪布卡塔仁波切。第十七世的DB法王,已于一九八五年在西藏東部轉世。轉世的靈童名叫烏金聽列,于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七日,舉行了坐床大典。

除上述極具影響力的諸人外,加州有一九七二年西藏薩迦派創立的“西藏佛法護教中心”,新澤西州有噶舉派建的“美國喇嘛廟”,一九七三年內華達州創立了“汛智學會”,一九七六年紐約建了藏傳佛教的“*輪寺”。它在各地設置有坐禪中心。如今藏傳佛教在美國有四個主要的教派,即格魯派、薩迦派、寧瑪派、噶舉派。它們各有數十處或上百處道場,不完全的統計,藏傳密教的信徒有兩萬余人至三萬人之間。

除了社會上以各種喇嘛廟、坐禪中心弘傳密教外,一九六○年以后,許多大學里也開設了“西藏學”的課程。例如:

一、印第安納大學,設有烏拉阿爾泰研究系,由席諾爾教授(Prof Denis Sinor)主持,該系的藏文教授有比斯可夫(FriedrichBischoff)、霍夫曼(Helmut Hoffman)及諾爾布(Thubten Jigme Norbu Rinpoche)。諾爾布是達賴喇嘛的哥哥。

二、哥倫比亞大學的中東語文系,主持人韋曼教授(Alex Wayman)。藏文課程由Y.Hekeda教授講授,Wayman教授講藏文選讀及西藏佛教史;T.Riccardi教授則講授“喜馬拉雅山的歷史與文化”,此外,P.Yampolsky及Wm. Tde Bary等教授則講授中國佛教、日本佛教等課程。

三、西雅圖大學亞洲語言與文學系:它是世界上七個接受洛克斐勒基金會所支持的“西藏學研究中心”之一。一九六○年時、該系主持人威利教授(Prof.T. V. Wylie)曾兩度赴印度,遴聘西藏學者,到校參與研究。威利是國際知名的西藏學專家,另一位教授魯埃格(D. S. Ruegg)也是西藏學專家。

四、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的亞洲研究組,也設有藏文、漢藏語言學等課程。

五、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的佛學研究計劃,也有西藏學研究。

除上述諸校外,如賓州大學、亞洲研究所等也從事于西藏學研究。后者并設有“西藏學會”,發行《西藏學會學報》及《西藏學會通訊》。

 



下載DOC文檔     微信分享

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,一切重罪悉解脫!

相關資料12條(站內相關文章:于凌波居士)(五明學佛網相關文章:于凌波居士)  

 于凌波居士:宜黃大師歐陽竟無居士 

 于凌波居士:楊仁山的學佛因緣及其對近代佛教的影響(二) 

 于凌波居士:楊仁山的學佛因緣及其對近代佛教的影響(一) 

 于凌波居士:夏威夷佛教的傳入經過 

 于凌波居士:如何使佛法生活化、家庭化 

 于凌波居士:一代佛學家呂澂 

 于凌波居士:凈化心靈小叢書 

 于凌波居士:認識我們的心 

 于凌波居士:佛教的人生觀 

 于凌波居士:陳慧劍居士的生平與志業 

 于凌波居士:專介凈土--念佛法門 

 于凌波居士:正辯唯識 



5G在视影讯天天5G免费观看,亚洲精品1卡2卡3卡,日本三级韩国三级香港三级写真集,日韩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免费观在线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