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      頁

法師開示

佛教故事

幸福人生

在線共修

經咒學習

大寶法王

道證法師

凈土法門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佛教儀軌

佛友商訊

電 子 書

 

大安法師

法宣法師

星云法師

 

素食護生

佛教問答

世間百態

熱點專題

戒殺放生

慧律法師

凈界法師

圣嚴法師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法師介紹

佛教寺廟

佛教新聞

戒除邪淫

慈誠羅珠

寂靜法師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積德改命

精進念佛

深信因果

消除業障

學佛感應

益西彭措

達真堪布

證嚴法師


首頁 -->居士文章

 于凌波居士:認識我們的心


   日期:2021/8/15 9:38:00     下載DOC文檔         微博、微信、支付寶分享

認識我們的心

于凌波居士講述

中國有一句成語,說:“人貴自知”;外國也有這樣的俗諺,是:“如何認識你自己”。認識自己,不是說我姓張名三,二十五歲,大學畢業,擔任公職;以及身高一百八十公分,體重七十公斤等等這些認識,而是認識自己的性向,自己的習慣,自己的優點,自己的短處等等。說得明白一點,是認識我們的心——認識我們身體的主宰,精神活動的主體,認識我們的心。

我們此處所說的心,不是我人胸膛中的那一顆肉團心,那只是生理上壓唧血液的器官;也不是我們的大腦,大腦中的腦神經系統,主司身體的感覺和運動,其范圍只及于我人的肉體。我們所說的心,是我們精神活動的主宰,生死輪回的主體,在佛經上稱為“神識”的這顆心。此心又稱為識,也稱為意,它無形無相,無質無量,而它的功能(作用),不僅祗限于肉身,卻及于全宇宙,我們知識所及的范圍,都是它交涉的對象;蛘哒f,宇宙萬有,全包括在這一顆無形無相的心識之中。要認識這一顆心,世間科學對它還不夠了解,要在佛法中去認識它。佛教中有一門學問,是專門分析心識的學問,可說是佛教中的心理學,那就是“唯識學”。

說的是心,為什么扯出唯識學呢?原來“識者心之別名”,識就是心,心就是識,這是“一體兩面”的東西。唯識學是一門專為分析我們的心識的學問?茖W領域中的心理學,只分析到我們的五種感覺器官,和我們的意識活動,而唯識學卻探索到意識之后的潛意識。唯識學把心識分作八個層次,稱為“八識心王”。這八識是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、末那識、阿賴耶識。此中的末那識,是一個自我執著的中心,而阿賴耶識,是宇宙萬法的本源,這是唯識學最精微的部分,我們在此只能就粗淺的地方略說,精微部分是專門研究者的事。

在心識的八個層次中,前五識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五種感覺器官,第六意識是我們心理活動的綜合中心,第七末那識是自我執著的中心,第八阿賴耶識儲藏萬法種子,宇宙萬法即由此生起,F在我們按順序來分析它們的作用:

一、眼識:眼睛的作用是見色,它是依于眼根,以色塵(紅、黃、赤、白等)為對象的認識作用。

二、耳識:耳朵的作用是聞聲,它是依于耳根,以聲音為對象的認識作用。

三、鼻識:鼻子的作用是嗅香,它是依于鼻根,以香臭(如栴檀龍麝之香,糞便穢垢之臭等)為對象所生出的認識作用。

四、舌識:舌的作用是嘗味,它是依于舌根,以味(甘、甜、酸、辛、苦、辣等)為對象所生出的認識作用。

五、身識:身體的作用是感觸,它是依于身根(身體),以觸覺冷暖、滑澀、堅柔等的認識作用。

以上五種識,是我們身體上的感覺器官。此五種識,是依于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五根而生起。此根又有外根與內根的分別,外根就是我們的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舌頭、身體,這只是肉體的一部分,不能生識。能生識的是內根,內根約指神經纖維和腦神經細胞,認真的說,這也是工具,因為這也是物質,不過是能生識的所在而已。

六、意識:它是心理活動的綜合中心,也可以說是思想行為的主宰。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五識,所認識的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五境,即是物質世界。而意識所認識的對象是“法境”,宇宙間的一切事事物物,感受、概念、意志等。

七、末那識:末那二字是梵文的音譯,意譯曰“意”,為怕與第六意識混淆,所以保留梵文的原音。它是第六意識所依的根——前五識各有根,第六識當然也有根,其根就是第七末那識,而末那識的根則是第八阿賴耶識。末那識是潛意識,它是“自我意識”的中心。由于它執著自我,自私自利,所以使前六識也受它的影響,成為“染污識”。我人自私自利、固執成見的習性,都是由它而起的。

八、阿賴耶識:阿賴耶也是梵文的音譯,意譯曰“藏”。唯識學說,因為它藏著宇宙萬法的“種子”,宇宙萬法都是這些種子變現出來的,所以叫藏識。這句話聽起來也許很奇妙,但是請問:我人所經歷過的事情,或所吸收的知識,多半都能記憶起來,這些東西究竟記憶在何處?我們稱贊別人,說他“學富五車”、“胸羅萬有”,這五車、萬有又藏在身內何處?告訴諸位,所有的經驗、知識、五車、萬有,都變做種子,藏在阿賴耶識中。

那么,種子又是什么呢?其實,種子只是一種功能,此功能潛伏的時候,叫作種子;此種子在發生作用的時候,就叫做心識。此心識除了八種主要的功能外,還有五十一種次要的功能,這叫做“五十一位相應心所”,就是配合八識心王發生作用的功能。這五十一種功能又分為六類,我們單就其中最重要的兩類,來加以探討。這最重要的兩類,一者是善心所,一者是煩惱心所。

什么叫善呢?隨順法理,于此世他世順益于自他者,謂之善;反之,于此世他世損害于自他者,名不善。善心所有十一種,即信、慚、愧、無貪、無嗔、無癡、精進、輕安、不放逸、行舍、不害。

一、信心所:信是對佛教義理堅定的信仰。信有三種,一者于諸法實事實理深信不疑;二者于三寶凈德深為信樂;三者于一切善法深信有力,能得成就。

二、慚心所:慚者羞惡之心,做了壞事內心感到羞恥者月曰慚。由于本身自我尊重的促進之力,可以止息惡行。

三、愧心所:愧者廉恥之心,做了壞事無顏見人曰愧。愧和慚一樣,可以止息惡行。

四、無貪心所:對于財色名利無貪著之心曰無貪。

五、無嗔心所:逆境當前,不生恚恨之心,謂之無嗔。

六、無癡心所:無癡是明達事理,也就是明確理解四圣諦、八正道等義理而言。

七、精進心所:此又名勤,即對修道、為善勤劬不懈,可對治懈怠。

八、輕安心所:身心安適輕快,謂之輕安修。修行者調伏煩惱,遠離粗重,為修禪定之必要條件。

九、不放逸心所:對治放逸,斷惡修善,曰不放逸。

十、行舍心所:行者行蘊,舍即舍棄,貪嗔癡三法令心昏沉掉舉,舍棄掉舉等障,令心平等正直,安于寂靜,曰行舍。

十一、不害心所:不害以無嗔為性,是損惱有情之害的反面。無嗔是慈,予眾生以樂;不害是悲,拔眾生以苦。

什么叫煩惱呢?煩者煩悶、煩擾,惱者惱亂、惱熱,能令心煩作惱,故名煩惱。此有兩大類,一者是根本煩惱心所,計有六位,名稱是貪、嗔、癡、慢、疑、惡見。一者是隨煩惱,是繼煩惱心之后而生起的,共有二十個,又分為小隨煩惱、中隨煩惱、大隨煩惱三類。小隨煩惱十個,名稱是忿、恨、惱、覆、誑、諂、憍、害、嫉、慳。中隨煩惱二個,名稱是無慚、無愧,大隨煩惱八個,名稱是惛沉、掉舉、不信、懈怠、放逸、散亂、正念、不正知。此處限于時間,只能講述六個根本煩惱如下:

一、貪心所:貪即是貪欲,貪以染著為性,與情欲的愛,欲望的欲是同義語。染是染污,著即執著,執著于我及我所,對于五欲六塵執持不釋,障蔽無貪之心,起惑造業。既有業因,來生自然要承受苦報。

二、嗔心所:嗔者嗔恚,與無嗔相反,嗔恚心能令身心惱熱,對家人眷屬,一切眾生,輕則詬罵,重則損害他命,甚至于伐城伐國,喋血千里,莫不由嗔心而起。

三、癡心所:癡是愚昧不明,事理顛倒,因果迷亂,義理全乖,與無癡相反。癡又稱為無明,無明即迷昧不覺,對世間道理及佛法義理迷惑不解,由此引起種種煩惱,導致造下惡業。

四、慢心所:慢者傲慢,自以為處處優于他人,自尊自大,輕舉憍揚,不知謙卑,輕蔑他人。<俱舍論>把慢區分為七種,此處從略。

五、疑心所:對諦理懷疑不定,曰疑。所謂諦理,指苦、集、滅、道四圣諦而言。對諦理猶豫不信,故障蔽不疑的善品。

六、惡見心所:惡見又稱不正見,也就是邪見。這是依慧心所所假立的,而慧通于善、惡、無記三性,此慧是染分之慧,非善性所攝,染慧能障善見,招感苦果。惡見可開為五種,此處從略。

人人皆有八識,人人皆有五十一個相應心所,但“人心不同,各如其面”,人的習性卻是千差萬別。有些人善良本份,誠懇勤儉,有些人貪婪自私、欲望無窮;有些人嗔恚、嫉妒,斗爭心熾盛,有些人生性慳吝,耽著財法,不肯惠施。有些人生性懈怠,不知努力,蹉跎歲月,有些人行為放蕩,吃喝玩樂,不務正業。甚至于同是一個人,有時善良誠信,有時貪婪虛偽,原因何在呢?那是由于心識的不同作用,在不同的因緣下,其善心或煩惱心作用增盛的緣故。

當我們認識了心識的構造、心識的功能之后,我們要時時觀察我們的心識,反省我們的行為,調伏惡念惡行,促進善心增長。這好比農夫耕田,拔去田中的雜草,禾稻自然生長行得茂盛;煩惱心被調伏了,不發生作用,善心的功能自然加強。當心識中消除了貪婪、嗔恚,調伏了忿恨、妒嫉、憍慢等煩惱后,你會感到人世間海闊天空,心中充滿法樂。

 



下載DOC文檔     微信分享

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,一切重罪悉解脫!

相關資料12條(站內相關文章:于凌波居士)(五明學佛網相關文章:于凌波居士)  

 于凌波居士:凈化心靈小叢書 

 于凌波居士:佛教的人生觀 

 于凌波居士:陳慧劍居士的生平與志業 

 于凌波居士:專介凈土--念佛法門 

 于凌波居士:正辯唯識 

 于凌波居士:法尊法師與漢藏教理院 

 于凌波居士:天才早逝的釋顯蔭 

 于凌波居士:如來藏思想的研究 

 于凌波居士:婆羅門教與四姓階級制度 

 于凌波居士:煙酒與健康 



5G在视影讯天天5G免费观看,亚洲精品1卡2卡3卡,日本三级韩国三级香港三级写真集,日韩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免费观在线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