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      頁

法師開示

佛教故事

幸福人生

在線共修

經咒學習

大寶法王

道證法師

凈土法門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佛教儀軌

佛友商訊

電 子 書

 

大安法師

法宣法師

星云法師

 

素食護生

佛教問答

世間百態

熱點專題

戒殺放生

慧律法師

凈界法師

圣嚴法師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法師介紹

佛教寺廟

佛教新聞

戒除邪淫

慈誠羅珠

寂靜法師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積德改命

精進念佛

深信因果

消除業障

學佛感應

益西彭措

達真堪布

證嚴法師


首頁 -->居士文章 -->轉載

 憶起前世地獄苦


   日期:2009/2/18     下載DOC文檔         微博、微信、支付寶分享

這是一段某居士口述他前世令人極為震撼的痛苦經驗。他是廣論班的學員,能記得小時候,甚至襁褓時期的景象,也能清楚地記憶起前一世墮落在地獄道的情景及痛苦。今生他是一位男眾,仍記得前二世(感生地獄之前),他生在人道。那一世中,他在感情上遭受到難以忍受的痛苦和逼惱,(強烈到他自己都難以忍受他居然還存在著這樣的事實,)所以就決定把自己的生命結束掉。由于上吊前現起的瞋心非常強烈,死后馬上墮落到地獄道。廣論中曾提及:諸業于生死時,隨重近串習,隨先作其中,即前前成熟……,我們了知上品瞋心死后必墮地獄之苦。

從小我的記憶力很好,一、二歲時家里發生的一些事情,譬如睡在搖籃里看見母親幫氣喘病的父親打針,自己如何被鵝群趕著學走路的樣子……,依稀都還記得。有時腦中會出現一些奇怪的畫面,像是青樓女子的相貌,地獄受苦的情景,我告訴父母,父母總以為我是小孩子胡思亂想、愛講話。

六歲那年,篤信一貫道(當時稱為鴨蛋教)的外婆帶我到神壇,讓我參加一種開天眼的儀式,歃右中指血滲酒,寫符咒燒化。從此,上輩子縱橫交錯,無法連貫的記憶終于串連起來,成為歷歷清晰的前世影像。

前世身為青樓女 騙人被騙苦逼惱

我的前生是一位女眾,身著鳳仙裝,喜歡聽歌仔戲,但不知是屬于那一年代。因從小家境不好,只好到一戶有錢人家里當廚娘,因頗具姿色,竟被又老又丑的老爺強暴,后來就到青樓賣笑,青樓的老板夫婦及身邊的ㄚ環對我非常好。當時我很年輕,利用美色騙了很多人,也被很多人騙過,最后被一個小白臉騙得床頭金盡,人財兩失,心中生起了很強烈的瞋心和痛苦,終于難以忍受這種苦。最后,心有未甘地在自己的房間投繯自盡。

之后,我所看到的片斷景像是:我走在一個偌大的、灰蒙蒙的衢道上,男女老少,到處都是,但個個面無表情,只感覺有一股吸力,直往人群走去,走了一陣子來到岔路口,每個人的臉色都顯得凝重不悅,卻又各自走上彷佛早就安排好的那一條路,我和一群人一起走到一個又濕又冷,架有獨木橋的山谷邊,惡臭及血腥味,陣陣撲鼻,哀號遍野。很多人從灰暗且濕滑的橋面摔了下去,我不想走,卻不由自主的踩了上去,走不遠即滑落,掉入山谷。那是一條極為寬廣的深谷,沒有邊,也沒有崖,谷里面充滿了五顏六色、大大小小,帶有利刺的蛇,那些蛇多到無法計算,隨后我發覺谷中有很多人,卻看不到他們的頭,因為每個人都跟我一樣迅速地沉沒在蛇群里,那些蛇不斷攻擊我,如泥鰍穿豆腐般不停地在我體內穿梭,礸骨穿筋、血流不止,我的身體猶如被炸彈轟開來一樣覺得非常非常的痛苦,稍后皮肉馬上又復合,一次又一次的重復如此無邊的巨苦,此時,我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死了,這里就是地獄。

投繯自盡墮地獄 刀山油鍋蛇噬咬

我一心只想離開山谷及被蛇群攻擊的痛苦,隱約中我聽到很多人在痛苦的哀嚎,聲音非常的微弱。好不容易,很用力地我終于離開了那個山谷,到達了崖邊,但是到達崖邊并沒有因此而結束地獄道的苦。

爬離山谷后,我赫然看見一尊神像,比一般人高大,著黑灰色道袍,相貌極為莊嚴,不似世間的神祇。祂未曾開口,卻以心靈感應交談的方式,無任何語言、性別及時間的概念,祂讓我知道:我不信神佛、不尊重父母、撒謊、欺騙、從事青樓賣笑不道德的職業,并利用美色騙害某位男子致死,因此也被人騙的種種錯誤,所以才會來這個地方受苦。同時祂也指出:我接受處罰完后,一定要修行。

這時候我仍然沒有任何反悔的心,只覺得自己沒有錯,別人也是如此騙我,致我于死地,讓我受盡含恨上吊及被蛇噬咬的痛苦,心中仍然充滿怨恨,漸漸地神祇消失了。

神祇離開之后,我被皮膚蠟黃似癆病的鬼差,趕著登上一座高山,路面顛簸崎嶇,絆倒時方見各式各樣像鉆子、刀子、錐子等尖銳的器具突然從地面冒出來,大大小小,不一而足。不管我走到哪里,只要一跌倒,這些利器瞬間像劍砧由下往上直直的將全身戳裂刺穿,頓時血迸肉裂,血流不止,肉體隨即又復合,極大的痛苦也不斷的產生,前仆后繼,未曾停歇,這些和廣論所說的利刀道沒什么兩樣,我感覺我在里邊待了很久、很久,到現在回想起來,仍然會覺得這些苦一直一直不斷的在我身上重現。

越過高山后,我一個人被推進很大的石磨里,找不到空隙躲藏,又怕被碾軋,只好不停的在石磨里面跑,肌膚一寸一寸地被消磨殆盡后又復原,只聽到鬼哭聲啾啾不已。

接下來,又被反綁在燒熱的赤銅柱上,焦味四溢,皮肉與神識模糊至每一寸肌膚銷爛方盡。

接著又被綁在大銅柱上,鬼差以尖鉤狀的利刃拔出舌根,直到舌根拉斷為止。

隨后我又被丟進熱油鍋,我的身體像炸豬皮似的不斷地膨脹,好像是一顆炸彈,隨時都會爆炸,當炸開時,那種痛苦,不但極苦而且瞬間身體又回復了,只要頭一出鍋面,即被鬼差用棒子壓回油鍋繼續炸,就這樣不斷的重復那種極端的痛苦。

從油鍋出來以后,我與一群人一起搓泥丸,像在做勞作,有人因土太干搓不成形,有的大,有的小,形狀、數量個個不一,完成后丟入各自的葫蘆瓶里,因未曾進食,每個人又累又餓,走到像賑災區的地方,交出葫蘆瓶后,獲得一碗又香又熱的白色濃湯;蛟S是宿生某種的因緣,此時,我覺得事有蹊蹺而未食用。

投胎轉世再為人 冤親有緣又相逢

隨即我被引至某執法者前,此人濃眉大眼,不怒而威。他同樣以心靈交談方式告訴我:將要去受輪回并投胎為女生。并囑咐我千萬不要再欺騙人,要多做善事,多修行。語畢,心不平的向執法者申訴一大堆所受的苦,我要當男生好報復及不甘愿當女生的理由,此人很詫異為何我還記得這些事,最后仍然叫我去排隊,同時發給每人一張有顏色的號碼牌。我發到的是紅牌子,拿到牌子后,各自到所屬的色牌門前排隊等候投胎。

此時,我聽到旁邊的差役正在交談:紅色是女生,藍色是男生,綠色是鴨子,紫色……,代表各種不同的生物或動物。我不愿當女生,所以趁隔壁隊伍有人不注意,搶走對方的藍牌,把紅牌丟給他,鬼差追趕過來,我飛快地跑到藍色的門跳下去。

驚魂甫定,我走進有很多房子的地區,當時是黑夜,有的房子門口有點燈,有的沒有,我拿著像是密碼的號碼牌對好門號,走了進去,投胎成今世的男眾。

在今世,念?茣r,交往的第一任女友即是前世讓我投繯自盡的小白臉,初見面,兩人即感覺非常熟稔,彷佛已認識很久。漸漸地,前世彼此的影像愈來愈清晰,最后因為父母親反對,且自己亦不愿再續前緣而分手,我卻沒有存報復之心。前世青樓的老板夫婦即是今生的父母。而被我誘騙害死的男子,就是我今生的妻子。初識時,感覺很熟悉但不投緣,因為前世就不愛她,至今內心對她亦常無由來的生嫌惡心,所以,她總是懷著怨氣對待我,并對我家人非常疏離,兩人常常用冷戰相互折磨,雖然我賺了很多財富給她,但她從沒滿足過。前世有位常幫我打抱不平的男子,是我今生很要好的朋友。

懺悔過去造諸惡 但愿世人引為鑒

學廣論之后,我了知這一切無非是業因果所使,我檢視自己,之所以感得這種果報,全是由于貪著金錢及執取情愛,其實在這輩子,仍然常常會現起這樣的習性。這一生只要有錢賺,我會不計任何手段去獲得,正因為執取心強,雖然賺了很多錢,心里依然不滿足且苦不堪言。與第一任的女友雖已分手并各自婚嫁,至今內心還是無法忘懷,仍深愛著她。由于是上吊死的,所以我不敢穿有領子的衣服,很怕那種喉嚨的苦重新再現。又因為當過廚娘,所以我的廚藝及女紅也不錯。曾受熱油鍋煎炸之苦,所以特別怕熱不怕冷。這輩子只要看到轉動的石磨,會心生恐懼并起雞皮疙瘩。前世的一些習性一直都沒有消失。

回顧這段痛苦的記憶時,我從僅出現過一次的神祇及執法者的指示中獲得了一些指引-我明白做人一定要講信用,不要騙人,不要肆意去傷害別人,做違背良心的事。我也了解到,人是無法作主的,一切由業來決定,所以不要有瞋恨心,害我的人也不是故意要來害我。透過這些示現,我只希望能懺悔以往的過錯,祈請師長及諸佛菩薩的庇佑,讓我能消除罪障,除了謹記這個教訓,不要再種地獄因外,并希望讓后人能引以為鑒。

(轉載自 福智佛教基金會福智之聲第111期-112期合刊)
 



下載DOC文檔     微信分享

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,一切重罪悉解脫!

相關資料12條(站內:地獄       輪回)(五明學佛網:地獄       輪回)  

 仁煥法師:極樂和地獄都在我們心中 

 劉元春教授:輪回與十界 

 大安法師·開示問答:因果觀念、六道輪回是真有其事?圣人為 

 大安法師:因果、輪回觀念的深遠影響 

 大安法師:因果、輪回觀念能救人 

 大安法師:《西方確指》身口意業系彌陀;宜問脫輪回之法 

 寬運法師:得聞彌陀名 地獄化清涼 

 達照法師:超越死亡 第一章 第三節 佛教輪回說 

 雪漠:當下的輪回與涅槃 

 永海法師:地獄現象 

 藥師山·紫虛居士:介紹凈土眾生的色身及其輪回的相關問題 

 藥師山·紫雲居士:淺說三界輪回與無法回凈土的原因 



5G在视影讯天天5G免费观看,亚洲精品1卡2卡3卡,日本三级韩国三级香港三级写真集,日韩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免费观在线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